法制网首页>>
艰难推进 韩国司法改革之路不平坦
发布时间:2020-12-30 10:55 星期三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刚

12月10日,韩国国会召开全体会议,以187人赞成、99人反对、1人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修订案。作为文在寅政府司法改革的最重要法律之一,其核心内容是缩小检方职权,成立新机构负责高级公职人员的犯罪调查。

从年初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再到岁末的《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修订案,2020年对韩国总统文在寅来说,是积极推动司法改革的一年。尽管改革之路不平坦,但正如他在获知修订案通过后所说,这是对国民的承诺。

“秋尹之争”矛盾升级

纵观2020年,以检察机关为核心的韩国司法改革贯穿始终。

今年1月,文在寅任命秋美爱为法务部长官。秋美爱上任之后,韩国国会全体会议1月13日在当时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缺席的情况下,表决通过《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和《检察厅法》修订案。根据新法案,今后检方对警方侦查活动的指挥权将被取消,这是自韩国1954年制定首部《刑事诉讼法》以来,两者之间的关系从上下级首次变为相互协作。

根据韩国1954年制定的首部《刑事诉讼法》,韩国实行的是“检警一体化”原则,检察官领导警察,指挥侦查,其侦查权涉及到全部侦查领域,被称为“刑事犯罪侦查之王”。而且,检察官被赋予近乎独占的公诉权,可独立地行使检察权,个人代表国家提起公诉,并在起诉书上签署检察官个人的姓名。

事实上,检察机关权力过大,一直以来都被韩国各界诟病。文在寅从竞选时开始就主张对检察机关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秋美爱上任后,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大幅调整检察厅人事,发布改革方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检察总长尹锡悦的亲信、负责指挥调查的5名大检察厅干部全部被撤换。

在秋美爱大刀阔斧的改革下,韩国检方的权力有所削弱。不过随之而来的是秋美爱与尹锡悦的矛盾公开化。

先是秋美爱动用调查指挥权,指示检察机关应保证公正独立地侦办涉及尹锡悦家属和LIME资产管理公司私募基金诈骗案件,责令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和首尔南部地方检察厅不再接受尹锡悦的指挥,只向其报告侦查结果。尹锡悦则称秋美爱动用调查指挥权“是想施压让自己辞职”,两人隔空互斗,引发韩国举国关注。

此后,秋尹二人矛盾升级。11月24日,秋美爱宣布将尹锡悦停职,理由是尹锡悦涉嫌于2018年11月在首尔市区同当时涉案的《中央日报》社长洪锡炫进行不正当会面,违反检察伦理纲领并要求对其予以惩戒。尹锡悦于11月25日晚申请“中止执行停职命令”后,26日又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停职命令。12月中旬,这场“缠斗”终于有了结果:韩国法务部作出决定,对尹锡悦给予停职两个月的处分。

现任检察总长被法务部长停职为韩国历史上罕见的一幕。乱局当前,一边是尽心辅佐、全力推进司法改革的爱将秋美爱,一边是对前总统朴槿惠和李明博进行政治清算的大功之臣尹锡悦,文在寅左右为难。分析人士预计,司法改革带来的波澜还将波及2021年的韩国政界、法律界。

后续立法继续推进

事实上,在韩国近年一系列司法改革措施中,最重要的一步是国会12月10日通过的《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修订案。

去年12月31日,韩国国会通过了《关于设立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的法案》。根据法案,将设立独立于检方的反腐部门“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有评论指出,这一法案从制度上打破了检方垄断公诉权的局面,也从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检方的所谓“特权”。

而此次通过的修订案调整了调查处处长候选人推荐委员会的表决机制,即候选人推荐委员会表决法定人数从此前的“7名委员中有6人以上赞成”改为“五分之三以上赞成”。由此,即使在野党方面的2名推荐委员会委员行使否决权,只要其他5名委员表示赞成,也可以行使调查处处长推荐权。

但也有反对的声音认为,作为调查所有公职人员腐败和犯罪行为的机构,目前韩国在野党的制约权基本被架空。国民力量党等在野党人士纷纷表示担忧,认为在没有任何牵制机制的情况下,政府和执政党可以任命符合它们要求的调查处处长。对此,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反驳称,是在野党在行使否决权故意阻碍调查处的成立,修订案通过具有必要性。

本次修订案将调查处所属检察官的任命资格从现行规定必须有10年以上律师从业资历放低至7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争议。

不少韩国专家也担忧,调查处调查的犯罪类型包括滥用职权、渎职、泄露公务秘密、受贿等,范围非常广泛,且其不属于现行立法、司法、行政任何一方管辖,因此受到外部牵制很小,有可能成为“无所不能”的机构,这将有损韩国现行体制。韩国成均馆大学法学院教授韩硕勋表示,未来不能保证调查处处长能够维持政治中立,这样有可能对在野党进行选择性调查和办案。

不过,青瓦台发言人康珉硕10日表示,总统就修订案在国会获得通过表示欣慰,称通过对权力型不正之风开展没有“禁区”的调查,权力机关之间相互牵制、保持均衡,将有助于打造“零腐败”政府。这是社会的共同夙愿,也是与国民的约定。

出台《保护收容法》

在2020年的韩国司法改革中,还有一部法律的出台引发广泛关注,这就是《保护收容法》。而间接促成这部法律出台的,是一起十余年前的旧案——“赵斗顺案”。

2008年12月,赵斗顺在京畿道安山市檀园区某教会前绑架一名小学生并对其进行性侵,导致这名儿童受到严重创伤,赵斗顺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未获假释。早在今年11月,赵斗顺即将刑满出狱的消息在韩国社会引发极大震动。韩国各界呼吁尽快制定《保护收容法》,以便继续对赵斗顺采取隔离措施,避免其威胁民众安全。

其实早在2015年4月9日,韩国法务部就将《保护收容法》提交至国会,但法案因未能在第19届国会任期内得到解决而被废弃。第20届国会开启后,法务部于2016年10月31日再次就此进行立法准备,但因国家人权委员会和企划财政部等部门的反对未能实现。

随后,10名韩国议员再次提出制定《保护收容法》,但自2018年9月提交法制司法委员会以来,司法委始终未对该案进行讨论,今年5月底再次随国会任期结束而被废弃。

在赵斗顺出狱时间临近之际,安山市长尹和燮9月14日向法务部长致函,紧急要求制定《保护收容法》。几经周折之后,11月底,韩国国会最终通过《保护收容法》,以强化对电子脚链佩戴者的管理和监督,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类似惨剧再次发生。

2020年,尽管波折重重,但韩国司法改革仍在持续推进。2021年,文在寅政府就司法改革还将推出哪些举措备受瞩目。

责任编辑:胡建霞
免费v片网站大臿蕉香蕉大视频香蕉视频在线观看欧美 在线 成 人